产品分类

新闻中心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宠物美容 > 文章
与段永平等四家企业老板畅谈企业广告与经营策略 - 对话精选 - 中国经营网

与段永平等四家企业老板畅谈企业广告与经营策略 - 对话精选 - 中国经营网

又过20年,我们再相会1998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,歌手王菲和她的好友那英用天籁之音演唱了一首《相约98》,歌曲迅速传唱大江南北,此后一整年的时间里,整个中国都舞蹈在这首近乎魔性的旋律之中。 1998年,改革开放20周年,吴晓波在他的《激荡三十年》中,将这一年的主题定为“闯地雷阵”,语出时任总理朱镕基在当年两会答记者问时震惊四座的那句话:“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,我都将一往无前,义无反顾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”朱镕基总理的表态深刻揭示了改革在那一年的复杂和艰难,在邓公南巡6年之后,迅速发展起来的市场经济与旧的经济治理体系发生尖锐的碰撞,于是在那一年,潘宁无奈出走,褚时健锒铛入狱。 在这样一个巨变之年,中国的企业家们有怎样的应变之策、又有怎样的憧憬之思?这些思想对20年后依然拼搏在改革深水区、依然追寻经济治理现代化的我们,无疑是一笔前鉴的财富。 所幸的是,《中国经营报》当年用“与老板对话”的报道形式,真实记录下20年前中国企业家的所思所想,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,我们相信做这样的回望是有益的,更是必要的。 是为前言。

我一不小心成了广告大户主持人:截止到1998年10月31日,中央电视台计算企业投放该台的广告总量,排名第一的是步步高,这似乎有点出人意料。 段永平:因为付款最多的是我,我一不小心就成了今年中央台广告第一大户。 这一点也出乎我的意料。 主持人:成为中央台的广告第一大户之后,你怎样估价自己的实力?段永平:我不认为我们的企业拥有实力。

我们今年在中央台广告投放不过1亿多元。 与许多企业相比,这只不过是广告策略的差异。 正因为我不认为自己强大,所以我选择集中投放中央电视台。

国内有的企业,如广州宝洁公司,他们一年的广告费是十几个亿,但他们选择地方台。

主持人:11月8日,中央电视台举行一年一度的广告招标,你们设定明年的投放总量后算出为亿元左右,仍是各企业中最高的。

段永平:我投标可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事先算计好的,当然也免不了有些意外。

新闻联播后一季度5秒标版“倒一”的位置,举牌举到2500万元时居然就没人跟我争了,原以为这个位置怎么也要2800万元。 我占了点小便宜。

黄亚先:还不是因为我不跟你争这个一季度标版“倒一”的位置?段永平:2500万元买的这个“倒一”和天气预报后A特第一紧紧相连,观众连看两遍步步高广告,有利于加深印象,这绝对算是黄金组合,而我还比拿到正数第一块标版的“爱多”少花了1200万元。

主持人:难道你真没想过拿一季度第一?段永平:谁都知道步步高想要第一条,换句话说谁都想要第一条。

“爱多”要跟我争,他喊到3500万元,我抬了一下,他们以为我想要,就叫到了3700万元,我却不玩了。 但是A特第一块标版,被他抬到3700万元,算是报复,没有办法。

我记得,三季度金正抬了先科50万元,先科居然就让了,怎么回事?黄亚先:从来就是金正一抬我就让,步步高也抬过我,你们谁都抬我,这合适吗?段永平:那是因为我为了跟乐百氏挨着。 你们注意到没有?A特段二、三季度的第一、第二总是我或乐百氏,这一条规律如果有人破坏的话就比较惨。

我和乐百氏事先立过攻守同盟,以便我随时跟他调换时段。 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在A特段做30秒的形象广告。

因为乐百氏一、四季度是销售淡季,他不想要这两季广告,所以我们才没同时出现。 当然这一条明年就不灵了,要换新招。

龙猫宠物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龙猫宠物www.34817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